您的心聲
你的瀏覽器不支持HTML5,flash,Silverlight功能
3月前

很多傳媒都是黃媒,這是一個必須要處理的大問題。 自回歸起到今天的暴亂,黑記這個毒瘤已經到了要有人出手去修理的時候。在眾多傳媒中,港台是頭號的人民公敵。香港人還要忍多久呢?

網友:良記

2月前

完全不認同香港黑攝記的所謂採訪!站在黑衫暴徒身邊,親眼看到曱甴的作奸犯科,你有充分的時間去影他們的大頭相,事後交給警方,既不影響所謂的採訪,又可以盡市民的基本本份。但卻裝聾扮啞,難道見到曱甴殺人或強姦都不出手阻止或相助?一定要先做返一個人,才可以做記者。當你失去人格,你就是黑記,和曱甴無分別!

網友:譴責黑攝記

2月前

贊同民間發起「監察法官」的行動,尊貴的法官與裁判官,是時候接受市民的合理監察了。按統計,英加澳等地的法官對一些和政治有絲連的案件的錯判率較一般案件為高。香港法官也不會例外,君不見初級法院的裁決被高院推翻嗎?而高院的裁決也經常被終院推翻。如果是真金,就不怕監察的洪火。

網友:死角正都

3月前

黑衫暴徒的死穴是被點名為曱甴。牠們破壞的力量來自自欺,把自己打扮為拯救眾生的菩薩,假裝正義來掩飾惡行,騙己騙人。極低的自尊(self esteem)靠吃這種精神鴉片來提高,所以牠們很害怕曱甴這詞將牠們從夢幻中帶回現實。曱甴稱號如一面照妖鏡,每次看見自己的本相,曱甴必老羞成怒。哎!放下屠刀,回頭是岸!

網友:圓空

3月前

「年青人是未來的主人翁」無錯,但「今天香港要聽他們支笛」卻錯得很。他們的話事權是在明天而非今天。話語權非天生而是要賺得的,是用勞力對社會長期作出貢獻來換回來。今天的話語權屬於那些打拼了二三十年的中年和長者。今天的後生沒有為香港做了什麼,他們憑什麼說這說那,甚至走去破壞中年和長者所建立的成就?

網友:1970

3月前

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曾說,他做了總理後,用了二十年的時間才把英國人撤退前埋下的地雷全拆除。香港回歸後並沒有做這方面的工作。面對當前的危機,不妨考慮引入一些全國性法律,為期一年,把反中亂港的明和暗勢力連根拔起。香港政府面對並不單是本地的牛鬼蛇神,而是外國國家級的力量,若沒有中央發功,恐怕難有長治久安。

網友:德華

3月前

支持民建聯提出成立「監師會」,其性質和功能和「監警會」一樣。同時,也要成立「監記會」,對記者作出制衡,免得出現濫用所謂的採訪權。

網友:彬仔

3月前

五大妄求,允一不可。反中亂港,必遭天譴。黑衣曱甴暴徒,人人得以誅之!

網友:天天

2月前

回樓下彬仔 :除了「監師會」(監察教師)和「監記會」 (監察記者),也要成立「監法會」。類似案件落在不同法官手上經常出現各種裁決(是否准保釋,是否援刑等等),有明顯差別。尤其在這些兵荒馬亂的時間,每個法官有責任向社會大眾交代他所作出每個決定的背後理據和法律基礎,這才能服眾,也可以給社會帶來穩定。

網友:李林張

1月前

元朗人好嘢!!在一群黑衣曱甴面前, 不停大聲叫出 “香港曱甴, 時代垃圾!”. 元朗人一直都有保家衛國的優良傳統. 在鴉片戰爭時,村民力抗入侵的英軍. 在二戰時又組織游擊隊力抗入侵的日本皇軍. 在今次的暴動, 又再次勇敢硬拼漢奸暴徒曱甴. 元朗人是香港之光!

網友:李歷史

留言加載中...

已經到底了

已經到底了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