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報】[2019-10-9]「禁蒙面法」初見效縱暴派急籲收兵
【大公報】[2019-10-9]「禁蒙面法」初見效縱暴派急籲收兵

特區政府引用《緊急法》正式出台「禁蒙面法」,引發暴徒的垂死反撲,連日來暴徒的破壞程度進一步升級,而且是有組織、有預謀、有目標的破壞商舖、港鐵等,並且公然襲擊政見不合的市民,動輒「私了」,導致多名市民身受重傷,大部分市民都失去了應有的安全、自由和人權,這就是所謂的「時代革命」嗎?

亂港派再動員不了市民

有人認為,「禁蒙面法」出台令到局勢火上加油,是弄巧反拙云云。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昨天強調,凡是新法例或是新政策都要一段時間才能夠看出它的成效,不能說因為在這幾天看不到它的成效,所以這條法例就沒有存在的必要性。她說訂立這條法例至少有兩個目的,一是協助警方能夠識別而有利於執法,其次就是阻嚇作用。「我們不希望更多人因為以為戴了面罩不能識別身份,於是可以罔顧法紀做出一些違法行為,而這是特別針對一些未成年人士。」

事實上,暴徒的暴行並非自今日始,更不是「禁蒙面法」引出來的,一開始暴徒已打算暴力破壞香港,難道沒有「禁蒙面法」他們就會變回「和理非」?這是不可能的,暴徒始終是暴徒,豈能倒果為因反過來批評「禁蒙面法」?

至於有意見認為「禁蒙面法」作用有限,因為法不責眾,如果有大批市民犯法,警方將難以執法,變成有法而不能執。然而,如果是因為法不責眾,難道凡是涉及大眾可能觸犯的法律都不要訂立,因為法不責眾就乾脆不立法、不執法?法不責眾是執行的問題,立法與否是是非的問題,怎能因為執法難就不立法?

況且,「禁蒙面法」真的是無效嗎?也不見得,暴徒雖然破壞程度不斷升級,但立法後一般示威者戴口罩的情況確實大為減少,而上周日亂港派本來揚言發動三百萬市民一同戴口罩遊行反對「禁蒙面法」,但結果如何?有多少人上街?亂港派說都不敢說,就是因為非法遊行動員不了市民。

再說在暴亂中,暴徒固然失去常性,到處破壞,但以往一大班「和理非」戴着口罩在路邊為暴徒搖旗吶喊,甚至做「人肉盾牌」的情況也大為減少,這正是「禁蒙面法」發揮作用,令示威者不敢造次,也令暴徒有所收斂。現時暴徒流寇式的破壞、縱火、打砸,並非示強而是示弱,正說明其民意支持不斷滑落,行動沒有多少人響應,所以只能流寇式破壞,索性孤注一擲。

這場暴亂之所以成為席捲全港的風暴,百多日來也禁之不絕,當中不在於暴徒的武力如何厲害,論武力、裝備、能力,警隊完全可以平定暴亂,真正難處理的是暴徒背後的民意,包括亂港派支持者以及一些市民的「盲撐」,令警方執法投鼠忌器,令暴亂遲遲未能止息。但隨着「禁蒙面法」的出台,隨着暴徒的暴行引發市民愈來愈大的不滿,暴力破壞無日無之,今日砸商舖,明日毀港鐵,其行徑是純粹的發泄、破壞,完全失去了道德高地,市民還會支持一班瘋狂暴徒嗎?

暴徒瘋狂破壞犯眾憎

暴徒已經窮途末路,他們到處破壞,四處打人,但他們已沒有了民意背書,逐一被拘捕檢控只是時間問題,這場暴亂也會再次慘敗收場。這點縱暴派看得很清楚,前一個月還在鼓動青年做炮灰的黎智英,日前已經撰文呼籲暴徒「鳴金收兵」,其豢養的文人也開始撰文呼籲暴徒收手,要打持久戰,不要引發民意反彈,連反對派政客也出來要求各方冷靜。冷靜什麼?是誰一直在煽動暴亂,推青年學生做爛頭蟀?現在眼見形勢不利,這場暴亂將慘敗收場,如果不盡快收韁,反對派之前撈取的政治利益隨時付之東流。縱暴派開始擔心了,這些暴徒愈來愈難控制,再讓他們鬧下去,到時民意反彈遷怒反對派,區議會還如何選下去?所以縱暴派開始要求暴徒收手,但現在看來,暴徒不毀掉香港是不會收手,縱暴派現在想割席恐怕也是割不了。

「禁蒙面法」的出台,意味特區政府已經統一立場,全力平息暴亂,完成止暴制亂重任。暴徒的瘋狂令他們處於進退維谷的境地,但同時這也是最兇險的時候,不排除暴徒會垂死反撲,會製造更暴力、更血腥的行動,以嚴重傷亡來延續暴亂。在這個止暴制亂的決勝時刻,特區政府更應該做好準備:一是堅定立場,不要再在平亂與講和上猶豫不決。暴徒是不會講理,必須果斷執法平定暴亂。在平亂時最忌和戰不定,一時平亂一時講和,特區政府必須統一立場。

二是整合全政府的力量,包括所有紀律部隊的力量,形成一套指揮體制,支持和配合警方執法。平息暴亂不單是警隊的工作,也是所有紀律部隊,整個政府的責任,但這一百多日警隊在平亂,其他紀律部隊在哪裏?其他政府部門在哪裏?政府要盡快制定統一指揮體系,全力平亂。

三是繼續研究其他法律工具,包括延長羈押期,不讓違法人士保釋;查禁不斷散播謠言、煽動暴亂的媒體、討論區,用上手上法律工具。只要政府集中力量,加上民意支持,這場暴亂將不可能逞兇多久。

方靖之資深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