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日報】陳文鴻 - 坦言集:時代反革命
【東方日報】陳文鴻 - 坦言集:時代反革命

所謂「時代革命」,無論怎樣解說,總是不倫不類,反映出它背後所謂運動、暴亂的道理是生硬堆砌,胡亂製造出來。

「時代革命」被解釋為一個時代的革命,但這個時代是甚麼?單只是年輕人,可真的是年輕人全體造反,反抗所有非年輕人的成年人嗎?是所謂世代的起義嗎?可惜,歷史上從來都沒有世代的革命,當然有年輕人的起義,卻不全是年輕人,也代表不了所有的年輕人。

香港今次反修訂《逃犯條例》引起的示威與暴亂,一直以來都不僅是年輕人參加,示威者更有各個年齡層的人,而示威暴亂背後的策動者,更絕對是中壯老年人,年輕人只是走在前。但暴亂一起,暴亂的主力便是年輕人,其中大部分是大學生、中學生、大學畢業生和少數的社會青年,中學生當中不少是名校學生。

以大學生、中學名校學生和校友為主,顯然參與暴亂或革命的年輕人不是香港社會基層年輕人,而是屬於中產以及大學帶來的既得利益者。他們以暴亂達成的「時代革命」目標是甚麼呢?是所有年輕人翻身?可惜他們從來不提基層年輕人的苦況,也不說革命帶給基層年輕人有甚麼改變,反而更多提的是他們大學畢業後買不起樓,追求的是不談經濟甚或排斥經濟的抽象民主、普選、自由。

或許正因為他們是社會裏的既得利益者,生活事實上不用擔憂,不用吃苦,才喊得出「攬炒」的口號。行動上以破壞社會經濟作為「革命成就」,實質上打擊的是社會就業基層的家庭,而不是他們的中產家庭和專業職業身份。他們口喊革命,也沒有放棄他們的既得利益,蒙着面打砸燒是怕暴露身份會喪失他們既得利益的職業和政府高額補貼的大學學位,以及優越的名校學位。蒙面作惡之後,他們仍然安心享受高薪厚祿和政府資助的學位,還想繼續其既得利益。

革命不是推翻既得利益,而是傷害基層利益來擴大既得利益的民主與自由,實質是捍衞和爭取更多的既得利益,這是怎樣糊弄出來的革命?為了既得利益而革命,實際上是不義之戰,屬歷史上反動勢力的反革命、反改革性質的政治暴動。觀乎今次天主教、基督教等眾多勢力積極參與、直接介入,正證明這與歷史上的教會為主發動的反革命是一脈相承,香港還多了帝國主義、殖民主義與外國宗教結合的因素。「時代革命」便實際上是逆時代潮流趨勢的反革命,不推翻既得利益,反成為捍衞既得利益的政治暴動。香港的地產霸權在微笑。

研究所所長 陳文鴻